纪连海:千古丞相说管仲

2016-06-27
转载网络
359

                           


纪连海:千古丞相说管

来源:转载:安徽管子研究会网。百家説管

 第一讲  管鲍之交

  

  二千六百多年前的中国,出了这么一个非比寻常的人,这个人从平民到宰相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但是这一瞬间,他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为什么这么说呢?正是这个人,他主张富民强国,在他的辅佐之下,一个区区小国,转眼之间就完成了“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霸业,成为春秋五霸中的第一位霸主,而且这个小国一下子称霸了四十年之久。

  

  正是在他(管仲)的领导之下,齐国成功地称霸,但同时,齐国也是非常地注意“不战而屈人之兵”,您不要以为这个人只是一个单纯的军事家。这个人是中国最早懂得宏观调控的人。从这个方面来说,他是中国最早的一位经济学家,比我们现在的这些经济学家那可是强多了。

  

  这个人为了管好宏观调控这件事,设置了九个部门,这九个部门,我们就称之为“轻重九府”。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当今中国的央行、统计、计量、物价、税收、财政、贸易,乃至盐政、铁政等等部门都尊其为自己这个部门的先驱。

  

  这个人的重民思想为日后孔夫子所继承,也正是因为如此,孔夫子曾经说过那样的话,“谁要说这个人不好,那么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我一定要维护这个人的尊严。”

  

  这个人您不要以为,在他的影响之下儒家崛起,其实这个人还影响了日后的法家,他的“明法审数”思想,被后来的法家思想所继承。

  

  说到这儿,您不要以为,他只是个简单的思想家,这个人还是一个文化大家,他还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早的一个推动文化服务产业的人。他主张“兴市劝业”,以市场带动文化产业的就业,首创了“女闾三百”。说到“女闾三百”,您不见得知道什么意思,但是我要换一个词,这个人还是全世界所有色情文化事业的鼻祖,说到这儿您会说,哎哟,这个人挺有争议。

  

  但是尽管这个人非常非常有争议,我们说这个人,他作为中国古代最著名的经济学家、政治家、改革家、军事家、哲学家,他的睿智千秋万代都被人传颂,他不但值得我们古代所有的人所效仿,也受到了我们当今时代所有诸位大家们的一致首肯。著名的改革家维新派的领袖,著名的史学家梁启超曾经评价他说:“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流人物。”台湾的学者柏杨说:“在国史中,堪称为政治家的不过六人而已,而这个人却是这六个人中的第一人。”

  

  说到这儿我们知道,这个有争议的人,在我们中国历史上的地位非常重要,重要到什么地位?

  

  诸位您哪一天去北京看看中华世纪坛,您可以看到中华世纪坛有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上,只选了五十个人物作为塑像雕刻在那儿。这五十位中的第一个人物恰恰是这个人。这个人是谁呢?这个人就是春秋时期的齐国宰相,一个彰显了华夏智慧,彰显了华夏风范的人,这个人的名字叫管仲。

  

  诸位,从今天开始,我们将用五讲的时间,给大家介绍一下管仲其人、其事。当然在介绍管仲的时候,我们也会捎带给大家介绍他的好朋友鲍叔牙的故事。

  

  说到管仲我们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人姓管,名仲?对啊,这人就是姓管,就是名仲,您会觉得这世界上还有姓这姓的?诸位,您搞错了,姓管肯定是氏管,中国古代有姓有氏,我们现在姓氏连称。那么谁是姓呢?比如说姜,姜子牙,这是姓,因为它底下有个“女”字,有“女”字的都不叫姓,都叫氏。我们在座诸位绝大部分都没有姓,都是氏,男人是氏,女人才有姓,跟后来不一样。

  

  有的人会觉得这管姓哪来的呢?咱们这话从两处来,得先说汉族人的管姓,主要有两个支脉,一个支脉是出自姬姓,是周文王之后。说到周文王,您必须知道周文王的儿子多了去了,光他的正宫大老婆、元配发妻生的儿子就十个。这十个儿子,长子伯邑考,后来被烹杀了,被商纣给杀了,然后二子发,就是后来的周武王,灭商两年之后死了;三子叫鲜,后来被封到管地,所以人称管叔鲜。

  

  在那个时代,诸位我们要注意,中国没有“父死子继”的制度,应该实行的是“兄终弟及”,老大做完国王,然后死了老二做国王,老二做国王死了老三做国王,老三做国王死了老四做国王……这家十个孩子,老十做完国王死了以后,老十的大儿子做国王,老大的大儿子没你们家什么事,老十又有十个孩子,还是依次继承王位,他那个最小的儿子死了以后,他最小的儿子的大儿子继位,这是中国古代的“父死子继”制度,这是插话。

  

  话说武王死了以后,结果老四是谁呢?是周公旦,他就立了武王的儿子成王诵继位,当然这就引发了管叔鲜的不满,管叔鲜的后代,我们说就姓管了,这是管姓的源流之一。管姓的源流之二,也出自姬姓,是谁呢?是周第五代王,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然后第五代王是谁呢?就是周穆王,说周穆王您不清楚,我们说《穆天子传》跟王母娘娘约会的那个,中国历史上跟王母娘娘第一个约会的就是穆天子,穆天子有好多儿子,其中他把他的一个儿子封到了管地,所以这支人马最后也姓管。那我们说到这儿,就自然有个问题,那您说了半天,管仲到底是上面两个管姓源流中的哪个管姓的后代?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个人还是认为可能是穆天子后代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不管怎么说吧,文王之后也好,穆王之后也好,管姓后来就从管地流落到祖国的四面八方,其中它原籍的人倒没有出什么名气,流落到四面八方的人中,流落到安徽颍上县的这支人马日后出了一个大大的名人,这个名人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管仲。

千古丞相说管仲(二)

   诸位,从今天开始,我们将用五讲的时间,给大家介绍一下管仲其人、其事。当然在介绍管仲的时候,我们也会捎带给大家介绍他的好朋友鲍叔牙的故事。

  说到管仲我们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人姓管,名仲?对啊,这人就是姓管,就是名仲,您会觉得这世界上还有姓这姓的?诸位,您搞错了,姓管肯定是氏管,中国古代有姓有氏,我们现在姓氏连称。那么谁是姓呢?比如说姜,姜子牙,这是姓,因为它底下有个“女”字,有“女”字的都不叫姓,都叫氏。我们在座诸位绝大部分都没有姓,都是氏,男人是氏,女人才有姓,跟后来不一样。

  有的人会觉得这管姓哪来的呢?咱们这话从两处来,得先说汉族人的管姓,主要有两个支脉,一个支脉是出自姬姓,是周文王之后。说到周文王,您必须知道周文王的儿子多了去了,光他的正宫大老婆、元配发妻生的儿子就十个。这十个儿子,长子伯邑考,后来被烹杀了,被商纣给杀了,然后二子发,就是后来的周武王,灭商两年之后死了;三子叫鲜,后来被封到管地,所以人称管叔鲜。

  在那个时代,诸位我们要注意,中国没有“父死子继”的制度,应该实行的是“兄终弟及”,老大做完国王,然后死了老二做国王,老二做国王死了老三做国王,老三做国王死了老四做国王……这家十个孩子,老十做完国王死了以后,老十的大儿子做国王,老大的大儿子没你们家什么事,老十又有十个孩子,还是依次继承王位,他那个最小的儿子死了以后,他最小的儿子的大儿子继位,这是中国古代的“父死子继”制度,这是插话。

  话说武王死了以后,结果老四是谁呢?是周公旦,他就立了武王的儿子成王诵继位,当然这就引发了管叔鲜的不满,管叔鲜的后代,我们说就姓管了,这是管姓的源流之一。管姓的源流之二,也出自姬姓,是谁呢?是周第五代王,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然后第五代王是谁呢?就是周穆王,说周穆王您不清楚,我们说《穆天子传》跟王母娘娘约会的那个,中国历史上跟王母娘娘第一个约会的就是穆天子,穆天子有好多儿子,其中他把他的一个儿子封到了管地,所以这支人马最后也姓管。那我们说到这儿,就自然有个问题,那您说了半天,管仲到底是上面两个管姓源流中的哪个管姓的后代?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个人还是认为可能是穆天子后代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不管怎么说吧,文王之后也好,穆王之后也好,管姓后来就从管地流落到祖国的四面八方,其中它原籍的人倒没有出什么名气,流落到四面八方的人中,流落到安徽颍上县的这支人马日后出了一个大大的名人,这个名人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管仲。

  管仲,名夷吾,那阵人经常爱叫夷吾,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叫这么怪怪的名字。管仲名夷吾,也称敬仲。仲是字,出生不知道哪天生的,我们也不清楚,但是有人说,咱们取一个最晚出生的年龄,有人说他出生在公元前723年,死是固定的,公元前645年,也就是说他在600多年上一共活了55岁,再加上那个20多岁,活了78岁,这78岁是他最小的年龄。还有人说他出生在公元前725年,那他就活80岁,还有人说他出生在公元前730年。虽然我们说出生年龄我们不敢肯定,但是我们知道他至少活了78岁以上,我就纳闷,那阵子人怎么那么能活啊?搞不清楚。还有一个是固定的,出生年龄不固定,但是他的家乡是固定的,不是咱们山东人,是安徽颍上人。关于家乡没有异议。

  还有一个有异议的问题,就是管仲,他是谁的儿子?您想想,这儿有一个管仲,日后出了名,谁家不愿意管仲是我们家祖宗,说了半天我们说管仲是祖宗,但是说到上面,就有一个问题,管仲祖宗是谁?他爸爸是谁?历史上有两种记载,一种记载是管仲的爸爸叫管庄说管庄是干什么的呢?是在齐国为官,后来管庄死了以后,家庭贫困。这个我觉得有点不可信,为什么?您想管仲是安徽颍上那个地儿的人,他跑到齐国为官,还家庭贫困,这有点不大可信。

  第二种说法是管仲的父亲叫管严,在楚国当将军。我个人比较同意这种说法,因为您想,管仲的家乡颍上本身就是楚国故地,那个时期就归楚国管,所以他父亲在楚国当官比较合适。当然您也可以坚持说,他父亲叫管庄,一直在齐国当官,那这就不好玩儿了。我们后面就按照管仲的父亲叫管严,他是楚国将军的后代,这样来讲。

  相传在春秋时期,在颍上城北二十华里,颍河边上有一个小村庄叫管家庄,这儿有两口子,男的长期征战在外,娶了个老婆谷氏,也是邻村谷村人。由于管严长期征战在外,所以两口子聚少离多。这一聚少离多就不容易生孩子,所以两人结婚九年头上,这谷氏才怀了孕,然后就挑了一个日子生了孩子。为什么我说挑了日子,你不知道他生在哪天。

  再讲两个词,一个是戊,一个是午,戊午年,午马未羊,这年的属马的。出生在戊午年戊午月戊午日戊午时,这就四个戊午,年月日时都是戊午,然后出生那一天是五月初五端午,当然那阵没有端午节呢。还没有完呢,这一天居然还是农历的芒种这一天。出生在戊午年戊午月戊午日戊午时,五月初五芒种,生了一个孩子,那阵人都比较迷信,都比较信命,正好外面来了一个大仙,谷氏就请来算,您给我们家孩子算算。然后人家说你报一下生辰八字吧。结果一报上戊午年戊午月戊午日戊午时五月初五,哎哟,你占了五个五,这孩子可了不得,这孩子生下来不是龙来便是虎,主大富大贵大禄,将来这孩子要多有钱多有钱,要多长寿有多长寿,要想当什么官就当什么官,你就等着享你这个儿子的福吧。这一高兴,这谷氏把钱都给人家了,自己家成穷光蛋了。她不过日子,为什么?您想这样的人自己的男人是将军,长期战争在外,自己不需要有钱的,将军呼噜点就够咱吃的。

但是转过年来,刚算得挺好的命,不好的事就来了,这管严战死了,在外征战死了。然后家里有几亩地,这谷氏又不会种地,经营也不善,这家是越来越穷。这越来越穷咋生活?所以管仲一想,我就一个老妈,爸爸又没了,那我干什么去?只能在自己家附近的周边地区打点零工,也不敢去太远,你说从安徽转眼到内蒙去了,那妈怎么办呀?所以过去有句话,叫“父母在,儿不能远游”,你父母都活着,你上哪儿漂去,你得回来,所以就难为坏了管仲。妈不会过日子,自己又离不开,还得照顾这妈,这怎么办呢,谁来帮助管仲他们家渡过难关呢?

古丞相说管仲(三)  

    话就说到了鲍叔牙了,咱必须讲鲍叔牙。鲍叔牙您听说过,但我要讲一个故事,您不见得听说过。我给大家讲一故事,从前有一人,这人看着天上说:“哎哟,这天会不会塌下来,这要塌下来,地上的人可咋活啊?”这故事听过吗?听过,都会讲。那我问大家,这故事说的是一个成语,这成语叫“杞人忧天”,您知道忧天这杞人跟鲍叔牙什么关系?这忧天的杞人就是鲍叔牙的祖上,您没想过鲍叔牙有这么一个祖上吧?故事您都会说,您就不知道,这原来是一家子。

  

  说起来鲍叔牙的父亲也是个名人,这鲍字是氏,他们家祖宗本来姓姒,所以到后代是夏禹的后代,那么夏禹的后代后来生在夏,所以后代就流落到异国他乡了。然后武王灭商又找到夏禹的后代,找到一个,封他为东楼公,然后国家的地点就封在杞,到了春秋年间,就有一个杞公子,叫敬叔,就是天天忧天这位。结果忧天这位不在杞国待着了,怕杞国的天塌下来,算了,还是齐国地儿大。所以这杞公子敬叔就跑到齐国,别说这齐国人还不赖,马上让忧天的杞公子当了大官,从此敬叔就成了齐国的贵族,封在鲍地,人称鲍敬叔。

  

  鲍地在哪儿?诸位,这鲍地就在咱们脚下,鲍地就是济南,济南就是鲍地,忧天这位就在咱们这儿生活,就在咱们电视台下面生活,那阵那地比咱们这会儿矮。所以这会儿咱们就知道杞人忧天就住咱们家了,咱们有可能姓鲍的,都是他的后代。

  

  但是鲍敬叔的儿子就是鲍叔牙,说到这儿您要注意,看来鲍叔牙应该是咱们山东济南人,理论上没有问题,但是人家安徽颍上人说,哎呀鲍叔牙也是我们这儿的人。咱不管了,我也不管你们山东人和安徽人怎么争了,反正鲍叔牙到底在哪儿来的咱不清楚,他家咱也不清楚,出生年月日咱还不清楚,历史过去比较精贵,该不记的就不记,所以字也少。

  

  所以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这话还得从头说起。

  

  话说管仲是个孝子,爹死,妈又不会过日子,自己原来也是个公子哥级的,将军的儿子会干什么?啥也不会干,然后还要伺候老妈,一想我怎么能改变现状?当官吧,当大官。跑到邻居那儿,瞧邻村、邻邻村,瞧谁的村子里缺官当,谁的村子需要一个官,看我适合不适合管理你们村庄。到处去周边去跑,一二百里地。结果转悠了好几年,哪儿也不缺官,哪儿缺的都是兵,没劲,也挣不了钱。后来想干脆别当官了,怎么办呢?找个活儿吧,做点小买卖吧,买空卖空的勾当。然后从安徽自己家里,从邻居那儿弄点东西去卖,话说有一天就卖到河南南阳。

  

  来到南阳这儿卖东西,正好赶上另外一个人也在卖东西,谁呢?鲍叔牙,管仲卖东西是为挣钱,鲍叔牙卖东西不为挣钱,他们家有钱。他卖东西是为了历练,他爸爸说你去卖点东西,挣点钱,自己养活自己,锻炼锻炼。鲍叔牙去卖东西,管仲卖东西为赚钱。所以鲍叔牙一看,这小子穷了吧唧的,算了,我跟他一块儿吧。然后俩人就认识了,一起经商,俩人把东西都放一块儿一起卖东西了。这就有一个现在公司注入资金的问题,鲍叔牙注入的资金多,商品多,管仲注入的资金少。一个管卖东西,鲍叔牙管卖,管仲不管卖东西,他管收钱。收完了钱,每天都分,怎么分呢?今天挣十块钱,我要六块,你拿走四块,每次他都占大头。鲍叔牙也不爱管那个,但是鲍叔牙手下那些人就不干了,您想鲍叔牙出来不是自己卖东西,管仲是自己卖东西。“凭什么呀,咱们至少应该五五分成啊,您怎么能让他这么欺负您呢?”这鲍叔牙还挺好心眼,“他不有老妈吗?”“您也有老妈。”“嗨,我妈不是还有我爸爸嘛,他妈没爸爸了。您想想,一个女人那么大又不会过日子咋活呢?所以这不赖他,你甭管了。”

  

  所以后来两人又不做买卖了,因为是历练,鲍叔牙说咱当兵去吧,俩人当兵去了。当兵每次打仗他都让鲍叔牙跑前面,他跟鲍叔牙后面,这是往前冲的时候。等一打败仗的时候,一看要败,他撒丫子就跑,也不管鲍叔牙了,每次都第一个跑。所以军队里的人就挤对管仲,“你说你这个贪生怕死之鬼,谁跟你打仗算谁倒了血霉了。”虽然这么说,鲍叔牙一听,“不对,你们说的不是事实,人家管仲不是那样的人,管仲多艰苦、多难啊,家里有高堂老母,能当兵来,多不容易啊。尽管他每次都跑得比谁都快,但是能当兵,能凑热闹很了不起了。你们家多少儿子,人家家就是一个儿子,人家当兵就是对祖国最大的支持,跑得快那应该的。对不对?像我,我们家有好多个儿子呢,”您想鲍叔牙嘛,伯仲叔季,他至少是第三个儿子。“我这儿死活没事,他不能死,他死了他妈就得死,不对。”

  

  所以管仲同鲍叔牙的友谊非常好,后来管仲也瞧出来了,干脆有的事我替你办吧,每次都想替鲍叔牙办好事,结果每次鲍叔牙交给他的事,他都办砸了。但是人家鲍叔牙也不埋怨他,没有一件他办不砸的事,后来鲍叔牙再不敢用他。人都说,哎哟,这管仲啥本事没有,鲍叔牙还解释:“人家本事太大,有大本事的人,就没有小本事。你等着,早晚有一天,管仲会让你们所有的人刮目相看的。”

  

长期的征战中,我们说管仲和鲍叔牙确实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个时候就有这么一个词,“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牙”,再后来两个人就都来到了齐国,因为经历了一番历练以后,俩人都觉得自己成熟了。回到齐国投奔谁?俩人投奔的人不一样,鲍叔牙当时投奔杞人忧天的他爸爸,管仲在齐国还有个远房亲戚,他叔叫管至父,他投奔他来了。

纪连海:千古丞相说管仲(四)

   管仲为什么要投奔他的叔叔管至父呢?这话我们就要从“庄僖小霸”说起了。

  自姜太公封齐以来,齐国一直遵循着姜太公的治国方针。转眼就到了齐庄公、齐僖公时代。这齐庄公当了64年国君,他儿子就只能当33年,你想他当64年,咱就说他16岁就开始当国君,他死的时候也80岁,这齐僖公又是他长子,所以当不了多少年他也该死了。那时候人结婚又早,十多岁就有儿子。所以你别看当三十多年,当三十多年这人岁数不小,也有八九十岁。我们现在生活好了,没有这么大年龄了。

 所以庄僖两位国君在位时期,齐国整整一个世纪,整整一个公元前八世纪,齐国政局稳定、元气复苏,史称“庄僖小霸”,这个时期齐国正在蒸蒸日上。那个时期天下各地的人物,都觉得自己很有本事的人,怀才不遇的人都来到齐国,闯天下,有作为,万一我要被齐庄公、万一要我被齐僖公用上,我就闻名全国了,我就可以衣锦还乡了。所以他们俩儿也带着这种想法来到了齐国。

  但是你说齐国那么多人,哪就轮上你管仲呢?人家鲍叔牙当官,你管仲也当不了官,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一直到了齐僖公在位时期,这俩人各自找了一个工作,什么呢?就是由管仲负责做齐僖公的二儿子公子纠的师傅,与此同时鲍叔牙也在随后不久就做了公子小白的师傅。至此,管仲还有鲍叔牙才正式有了一个工作,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这两人做了公子纠和公子小白的师傅以后,我们说他们的命运会发生什么转机?话还得从齐僖公说起,齐僖公有三个儿子,当然历史上也有人说他有四个儿子,咱们先按三个儿子说。第一个儿子就是诸儿,次子叫纠,三子叫小白。按照过去是嫡长子继承权,所以没有特殊情况,未来的国君的位置是诸儿的,但那两儿子也要有师傅,所以就指定管仲做了公子纠的师傅,让管仲做公子纠的师傅不是说管仲很有才,你想要有才就一个师傅就行了,不,纠的师傅有俩,一个是管仲,一个是召忽。后来公子小白也大了,然后就让鲍叔牙当公子小白的师傅,您看公子小白就一个师傅。

  但是您要注意了,说到这儿,鲍叔牙就不干了。为什么?他不高兴了,你说让我当老三的师傅,这不欺负我吗?这明显是看不上我的才学,让我当老三的师傅,即使老大死了,接位的也是老二,老大要有儿子,将来是老大的儿子接班,老大没儿子,上台就被宰了,接班的也是公子纠,轮不上我,这不是瞧不上我吗?这我当什么师傅?我给一个废物点心永远不能接班的人当师傅,不干!生气。生气怎么办呢?回家,种地,有病请假,这一请假就有问题了,因为什么?因为管仲和召忽得看着啊。

  话说有一天这俩人就看鲍叔牙来了,到鲍叔牙家一看,神情抑郁,但是瞧着哪儿都没病,就是不高兴。说你干嘛不高兴啊?鲍叔牙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瞧不上我,让我当这个我不干。召忽说:“是有点欺负人,你呀干脆这样,别上班了,你就说自己病情沉重,我明儿给你到国君那儿带一假条,我说你病情越来越严重,很快就死了,换人当师傅,不干了,咱家又不缺那点钱,你爸爸又有钱,对不对?”所以这时候,当时的鲍叔牙一边点着头,可一边瞧着管仲,管仲你说什么呢?管仲说:“这不对,我觉得你这说法不对,你想从国家着想,国君所有的儿子都得有人教,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不对。再说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怎么这么不相信自己?还有,他这三个儿子我瞧,老大诸儿骄横自负,品质卑微,缺乏君王的风范。老二公子纠生性羸弱,遇事无主见,在征杀不休的当今乱世难有作为,只有公子小白年纪虽幼,但大智若愚,气度不凡,已隐隐显露出成就大事之相。管仲我夸下海口,在齐僖公百年以后,这政权不管是落到了诸儿身上,还是落到公子纠身上,他们都难成大事,都得被杀身亡,这天下早晚是公子小白的。让你辅佐公子小白,那是公子小白的福分,是你的运气,你傻啊?要不然咱俩换。”说完了,鲍叔牙说:“不换,不换,我给老三当师傅,倍儿高兴,你们俩走吧,我明儿上班去,我没病,今晚饭就不请了。”然后那两人走了。

 这走的一路上,管仲还跟召忽那儿说呢,“你看咱,三下五除二把他摆平了,没有你那么劝架的,说话呀。”召忽不干了,“你让我说什么呀,合着天下将来早晚是公子小白的,那我这师傅呢?你说他,你劝他的时候,你想过我的想法吗?合着让咱俩辅佐一个懦弱无能、生性羸弱的一笨蛋,你说咱俩多倒霉,你怎么那么高兴呢?你想想咱们。”

 这时候他一路上给人分析半天了,我为什么说动他呢?还沉浸在那儿,没想过人家。第一点从天下大势上说,每一个儿子都在有人辅佐吧,你不能拈轻怕重。第二点我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什么意思?他成功不成功,全凭师傅的,只要你有本事,就拉过来一狗,咱也能让他当国君,甭说是人了,对不对?当不上国君是你师傅笨蛋,你别怨你那孩子,天下没有笨蛋学生,只有笨蛋老师。第三,咱说了这三儿子,就他那个好。他是这么给人家分析的,但是召忽说:“那你说这个问题,真的就赶上咱了,咱这个徒弟将来被杀身亡,那你说齐僖公把他的二儿子交给咱们,那咱们应该怎么做?这二儿子被杀那天,咱们应该做何选择?”管仲说:“你打算怎么办?”“忠君之士、成人之美,不成功便成仁,国君把这个孩子交给我,我是他师傅,我徒弟要亡命他乡,我也跟着亡命他乡,我徒弟要被杀身亡,我也自刎而死。这才对得起我这个徒弟,也对得起齐僖公交代给我的事。”

  话说到这儿的时候,管仲说:“哟,我可不同意你的意见,忠君之士,你理解这君错了,假设这公子纠死了,公子小白继了位,我公子纠被杀,师傅我不自杀,我去辅佐小白去,为什么?我忠的是齐国这个君,我不是忠的这公子纠这个君,只要是齐国的事,我都可以干着,我的目的是在我的协助之下,我的管理之下,不管是哪个儿子继位,我都让它强大起来,这样我才对得起这国君,我才对得起齐僖公。”

  所以两个人,一个说的是公子纠要死了,我自杀我才对得起国君;另一个说我坚决不自杀,我不管他是谁,我要让齐国强大起来。你说两人说这话,是不是有一种隐隐地对未来的一种预测的感觉?未来的事哪那么巧,就是按照两个人说的发生的。你说怪吧?日后,齐国居然完全按照这种情况走下去。

 那么这话打哪儿说起来的?说到这话,咱就得从公元前698年说起。为什么要从公元前698年说起?因为就在这一年,齐僖公驾崩了,管仲和鲍叔牙的命运一定会发生转变。但是他们的命运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呢?我们下次再讲。

千古丞相说管仲(五)

第二讲  襄公乱国

   上一讲我们给大家讲到了管仲和鲍叔牙,两个人各自抱着各自的目的,先后来到了齐国,那么为什么说先后呢?因为人家鲍叔牙本身就在齐国生的,所以一前一后的来到了齐国,那么管仲辅佐公子纠,鲍叔牙呢?开始辅佐公子小白,应该说两个人有了一个正常的工作。

   但是,就在此后不久,公元前698年,齐僖公驾崩,随着齐僖公的驾崩,那我们说,整个齐国的历史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而这个巨大的变化,就给管仲和鲍叔牙的人生带来了巨大的转机。

   话就要从齐僖公的死开始说起,我们前面讲,齐僖公他有三个儿子,前三个儿子我都说了,但是还有一个人叫公子彭生,有的人说那个公子彭生也是齐僖公的孩子,但是也有的人说,这公子彭生可能只是齐僖公的哥们儿的孩子,这样的话也就是侄子,有血缘关系,为什么要介绍公子彭生呢?有用,后面我们还要用到这个人。

   齐僖公死了,太子诸儿居长继位,这也是齐襄公,齐襄公这个人品质非常的拙劣,品质非常的卑劣,卑劣到什么地步呢?咱就得从齐僖公的两个女儿说起,这俩女儿也就是什么,也就是诸儿的妹妹,这个诸儿,现在也就是齐襄公了,齐襄公有俩妹妹,大妹妹叫宣姜,二妹妹叫文姜,都叫姜,因为都是姓姜,大妹妹叫宣姜,二妹妹叫文姜。咱先说这大妹妹宣姜,话说卫国商鞅来的那个国家,保卫的卫,卫国有个国君卫宣公,早年在当太子的时候,勾引父妾夷姜,也是齐国人,勾引他爸爸的小妾,结果他爸爸一死呢,他继位了,就合理合法的跟他爸爸的小妾俩人就混上日子了,还生俩孩子,这大孩子吧叫姬伋,大儿子叫姬伋,可是这姬伋长大了,当爹的卫宣公想我得给我儿子讨个老婆啊,派人到齐国,也就是到他妈妈的这个国家,齐国人,派到齐国说亲,说谁呢?就说中了这宣姜,结果他一弄齐国一订婚,你知道吗?从有这个打算到正式结婚得经过六道手续,那阵结婚是一个麻烦的事情,这六道程序一道都不能落,所以叫什么呢?加在一块我们现在就简称叫什么,明媒正娶,叫娶妻,妾呢叫纳妾,纳这字你组词,接纳,是不是?纳妾是花钱买来的小妾,妾什么意思呢?接呀,妾加一偏旁提手,加一手就叫接,你的目的就是生孩子你明白吗?因为妻子不生孩子才纳妾,所以娶妻,派人说,这一派人说呀,自己不能去呀,派人说和这人回来要向这宣公汇报,宣公我跟你说,可漂亮了,那宣姜长的要多好看有多好看,比您这夷姜强一百倍,你夷姜都得多好看才能看得上眼,这个时候这卫宣公急了,不行,重新给齐国说,归我了,这齐襄公就答应了,你说这答应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糟老头子,那结婚就结婚吧,俩人结婚了,再给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大儿子姬伋再给你说去,从别的国家说去,不能说齐国的,齐国的姑娘都太漂亮了,你享受不了。再说这个宣姜嫁给了卫宣公,又生俩孩子,姬寿、姬朔,姬寿和姬朔,寿,寿命的寿,又生俩孩子,这一生孩子就麻烦了,对不对?为什么?将来你死了以后谁接班,谁当下一任卫国的君主呢?按理来说,第一长子继承,没有那个妻子,然后应该是跟妾生的,那姬伋,按理来说应该是姬伋先继位,究竟怎么办呢?这得想办法想姬伋给他弄死,弄死姬伋,然后自己的儿子才能继位,这事交谁办呢?这宣姜一想,这事谁也办不了,我让我的儿子去办,让谁呢?让这姬寿去办这事,让姬寿带着自己家人去办这事,计策都想好了,在一个什么地呢?在一个河边等着,由卫宣公派姬伋出去,办一件事,办事拿着打着旗子,打着什么旗子呢?打着白色牦牛尾装饰的旗子,白色的牦牛尾巴,这个旗子上都是白毛,牦牛毛,那就很少了,牦牛要白毛那多不容易,白毛牦牛,见着打这旗子的人过河的时候,咱就给他宰了,结果呢?这姬寿他一想,我把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宰了,这不太合适,你想想,我那哥哥比我大好几十岁呢,当初我这妈应该是跟我这哥哥,不合适,所以干脆我自己告诉他去吧,又连夜到了姬伋他们家,把事给都告诉他了,说明儿你千万别去,你把那个白毛牛尾巴那旗子给我,我替你去,于是乎化了妆,他们家人,他布置的也好,布置好了属下人在那藏着就完了不是,然后他自己骑着马就到了这地,都是化妆,所以当时他人一来,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宰了,这姬寿死了,姬寿一死,这宣姜一听我儿子死了,不行,你姬伋太过分了,就直接到姬伋他们家,派人到姬伋他们家把姬伋也宰了。

   就在这时候,我们说卫宣公也死了,然后就剩一个儿子了,宣公的儿子,宣公跟宣姜生的儿子,姬朔继位了,这么一继位,姬朔就成了国君,这就是卫惠公,这卫惠公一继位,被齐襄公知道了,齐襄公一看,怎么着意思?呦,我妹妹男的死了,那我这妹妹晚上得多孤单啊,你们家还有男人没有?问这个卫惠公,卫惠公说我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那个人是个大人,比我年龄大,这人叫什么呢?说这人叫姬顽,叫姬顽,然后说这样吧,你就让那个,你就让你妈天天跟姬顽一块睡,这是齐襄公命令的,然后这宣姜你看,本来应该是嫁给姬伋,结果没留神嫁给了姬伋他爸爸,姬伋他爸爸一死呢,又跟姬伋的父亲生的另外一个儿子姬顽一块住上了,然后还生了好多孩子,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这回您知道什么叫,说诗经里头最不可听的是什么,郑卫之声,为什么?郑卫之声都是淫词艳曲,在那个时代都是很糟糕的,但是我刚才说这事都有记载,诗经里都有,你看第一个,那您得看什么呢?看《诗经·邶风·新台》,什么意思?就是抢婚那段,《诗经·邶风·新台》,抢婚这段写的是这个。然后杀人那段是《诗经·邶风·二子乘舟》,那段是杀人那段,然后紧接着再跟姬顽过日子那段是《诗经·邶风·强强有词》,都有原文,您按照我这个,您去上网上一查,您一读那诗就知道,说的就是我今天这事,咱没功夫讲了,讲不了那么多。

千古丞相说管仲(六)

  

   那么虽然宣姜这个人不咋样,你说给人家卫国闹的多乱,虽说宣姜这人不咋样,但是她为姬顽生的闺女挺好,特有本事,中国古代史上第一个诗人,有名有姓的诗人,就是宣姜跟姬顽生的姑娘,这人就是许穆夫人。她自己写的诗都在《诗经》里头有,你们可以去查。这是我们讲的齐襄公诸儿让他大妹妹就干这事,不怎么样吧?这已经挺好的了,这对于齐襄公来说,这已经做的挺像人做的了,糟糕的事还在后面,他不还有个二妹妹吗?二妹妹不是文姜吗?你想想文姜嫁谁?那个时期齐国,咱得记着,前提是(庄僖小霸),那阵就已经周边国家还怕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一听说齐国还有一个姑娘没嫁出去呢,赶紧抢啊,好多国家派着队来,最后齐襄公说不行,得找个漂亮的,让我这个妹妹亲自相相面,你们都派对,表演,也来个PK,看看谁有才,最后周边好多国家都抢。最后这文姜自己相上谁呢?相上鲁国的国君,自己相上了郑国的太子忽姬忽,相上了郑国的太子姬忽,认为人是人,个是个,又有才,真好。

  

   然后来人,这姬忽呢?过来了,一听说被相中了,也很高兴,马上派人提亲,正式派人提亲,纳礼,六步程序呢,一步步走着,走第一道,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就差第六道程序入洞房了,第五道程序都走了。就在这个时候,这太子,郑国的太子姬忽听说了,什么什么事,说这个文姜作风不大正派,不行,退婚了,悔婚了,你这做的有点过了,搁谁是不是有点过?退婚了,不干了,不要了,这一不要,你让文姜脸往哪儿搁?人家什么都准备好了,现在没人要了,哎呦,跟家里伤心,成天哭天抹泪,她一哭天抹泪,你想这个,这姜诸儿,齐襄公不干了,自己妹妹,亲妹妹啊,天天哭,脸都瘦了,多不好,然后这齐襄公就来到自己妹妹的家里,安慰,这一安慰不要紧,俩人还挺有的说,有的聊,就聊床上去了,亲兄妹啊,俩人住一起了,疯狂的恋爱,你说这事有点不太对,其实咱们要注意,春秋时期,结婚这程序比较复杂,但是那个时期恋爱还是自由的,可以随时见面,作风,那阵儿没有作风问题,你只要相上谁,你爱怎么样怎么样,结婚离婚都没事,而且那孩子都不忌讳,孩子不忌讳我妈今儿跟这男人睡了,跟我爸爸睡了,睡完了以后我爸爸死了,又嫁人了,我又被拖油瓶拖到别人家了,这都没事。

  

   但是再没事,这亲兄妹啊,这事不大好听,所以事就传出去了,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转眼间传到四面八方很多国家都知道,这咋办呢?这话还是前面的话呢,齐僖公还没死,齐僖公一听说,我儿子跟我闺女,加紧嫁了吧,赶紧给这个,这文姜找一主,找谁了呢?就找上鲁国了,找上鲁国国君,鲁国国君当时还没结婚,鲁桓公,俩人加紧就结婚了,齐僖公知道自己姑娘名声不好,亲自送出好几十里地,送到鲁国去,连自己的,那都不对了,那得把姑娘嫁给周王才可以那么做的,这礼仪给鲁国国君都做了,给鲁国国君感动的啊,先别说他感动,咱先念一首诗吧,这俩人都很有文才,当时一嫁出去以后,这姜诸儿,这姜诸儿得送自己妹妹啊,这送的过程中,姜诸儿就说,这诗经里也有,叫“桃树有华,灿灿其霞,当户不折,飘而为直,吁嗟复吁嗟”,你看桃树那花多漂亮啊,那树枝子再漂亮不能掐,就让它长着挺好,就是那意思什么呢?你一定要漂亮,一定要漂漂亮亮的,在那个国家一定要好好过,当时他妹妹,文姜也说,说“桃树有英,烨烨其灵,今兹不折,证无来者?叮咛兮复叮咛”,桃树花里面的蕊,雄蕊,你就得折了,折了掐了才好玩,插在家里头去,要不然都不掐了,那树明年还咋长?该剪还得剪,甭叮咛我了,放心吧,俩人写诗互相临别赠言,不管怎么说,嫁出去了,这回见不着了,按一般习俗结婚以后双方应该频繁往来,但是这频繁往来有个前提,普通百姓可以频繁往来,国君不能频繁往来,你是齐国国君,他是鲁国国君,你能天天到鲁国住着吗?鲁国国君能天天到齐国住着吗?所以俩人一嫁就见不着面了,一嫁转眼五年就生俩孩子,长子姬同,次子姬季友,生俩孩子,鲁桓公一看,自己的新婚妻子虽然不大那什么,但是漂亮啊,美。

  

   就在这个时候,公元698年,齐僖公寿终正寝,姜诸儿当国君了,这样我们说,历史上,他一当国君你要知道,转眼多少年了,转眼14年了,诸儿当国君,当齐襄公,那他妹妹都已经嫁出去了,都已经嫁了14年,本来按照规矩应该是鲁国国君得携自己的妻子怎么样,到齐国祝寿,这样的话,这文姜才能够跟他哥哥见面,14年没见。

  

   那么可是呢,当时鲁桓公倒没想那个,一想,那齐国(庄僖小霸),现在齐僖公的儿子结婚了,那多少国家得庆祝,齐僖公继位,多少国家得庆祝,我带人也没人照顾你,算了,这回你别去了,下回咱再去,所以这次好好的一个见面的机会又没了。

  

千古丞相说管仲(七)

  转眼又过四年,公元694年,18年没回家了,18年没回过家了,文姜跟鲁桓公说,你能不能带我回趟家,齐鲁这两国捱着,你让我回一趟家,我真的挺想家的了,鲁桓公想你真挺想家的了,那回就回吧,我跟你去,走。所以鲁桓公一动心,就把自己小命给交代在那儿了,鲁桓公离死就不远了,这话打哪儿说起?当然还得打他到齐国说起,话说鲁桓公带着自己的妻子文姜回到齐国,18年,这18年来,齐襄公姜诸儿那已经完全变了,你想想,很英武,很有男人气质,他不再是想当年偷情那孩子,现在是一个绝对的男人,掌握着一个国家的一个国君,那种威严,那不是你装出来的,我就装不出来那个,对不对?所以那种,再加上文姜这么多年,正好是一个什么?成熟的妇女,现在讲叫熟女,对不对?所以俩人一见面,立马,18年旧情复燃,鲁国的国君,鲁桓公您到您到驿馆去休息,国宾招待所,您到那儿去休息,一个大床,你就自己在那儿睡吧,也没个人陪着,我妹妹来看我来了,自然我们要跟家里头说点悄悄话,所以你先休息吧,给人请到驿馆里了,鲁桓公晚上,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九点了没来,十点了没来,十一点没来,十二点没来,咋还没来呢?她哪儿去了呢?这话不能明天再说吗?不行,我得看看去,怎么去看?这一敲门,人家一看,国君来了,请进,层层关口,他忘了设防了,这不麻烦了吗?等一进去发现,俩人,鲁桓公一看,这什么事啊?自己非常生气的走了,齐襄公自知理亏,怕这事让鲁桓公说出去,妹妹赶紧回去吧,赶紧把自己妹妹打发回去,打发以后,晚上不说了,第二天设宴,为什么要设宴?鲁桓公要走,不行,呆长了会麻烦,赶紧走。于是他装着样子跟齐襄公告辞,咱得设宴招待,然后专门设宴招待,设宴招待的过程当中就出了问题,齐襄公他是怒火中烧,他一想,不成,我得给他下点毒,所以那菜,有的菜是有毒的,有的菜是没毒的,鲁桓公吃的都是那有毒的菜,再加上喝酒,鲁桓公转眼怎么样,就喝醉了,喝的醉醺醺的,当时齐襄公呢?抬走,找谁抬呢?就找的这公子彭生,所以为什么说三儿子四个儿子呢?公子彭生啊,当时跟齐襄公可是一条心的,死了赶紧装轿子里头走吧,装轿子里别说死,抬上就走,文姜那儿也坐另外一个轿子,走着走着,一会儿,这公子彭生说了,大事不好,醉死了,喝醉死里头了,死轿子里头了,结果呢这俩人在临淄城外十里长亭处,在那儿醉死,赶紧告诉文姜,文姜醉死了怎么办?气节身亡,轿子一坐,轿子一颠的,死了,文姜一想这怎么?齐襄公也赶紧假作悲痛来安慰,安慰自己的妹妹,同时通知鲁国,你们国君上我们国家串门来,喝酒喝多了,醉死了,你们赶紧立一新国王吧,立一新国君吧,立谁呢?当然只能立文姜为鲁桓公生的孩子姬同了,这姬同就当了国君了,这就是什么呢?鲁庄公。

  鲁国想报仇?但你说咋报?第一咱不知是怎么死的现在,他只是一方说法,第二鲁国又打不过齐国,这可咋办?算了,再说第三个新继位这个国君,他是文姜的儿子,是齐襄公的外甥,哪有外甥跟舅舅打架的,对不对?算了,忍着吧,但是得有个说法,于是鲁国跟齐国要说法,齐襄公一想,那要什么说法?怎么办?算了,这事就赖到你身上了,谁呢?公子彭生,把彭生宰了,把人头送给鲁国去,公子彭生就没命了,公子彭生临死之前说,齐襄公我可告诉你,姜诸儿我告诉你,我死后变了厉鬼我也饶不了你,你放心,肯定我得把你弄死,肯定你得死在我手上。

  话说这个,齐襄公也不信,这样公子彭生就死了,死了以后,那我们说,这已经躲过了灾难,鲁国一看,人头,公子彭生,算了,有一交待就得了,那个其他调查水落石出的事,这咱们再单说。那么就在这种情况之下,鲁国没有办法了,鲁庄公得回到齐国把自己妈接来,接来搁哪儿?搁到鲁国都城,太丢人了我这妈,让人怎么说呢?不能回都,接回来还得住在鲁国这边,但是还不能在都城,住哪儿?就在济南长清,长清县,在长清这个地,那阵儿不叫长清,那阵叫禚,在禚地盖了一个宫殿,这地儿就是齐鲁交界处鲁国这边,再往前走十步,就是齐国,为什么搁这儿呢?这封闭,荒凉,齐鲁交界处比较荒凉,没什么人住,但是一切伺候的都很好,就住一别墅了。当时的齐襄公听说了,好,齐鲁边界,有一宫殿,咱们在这边也住一宫殿,十步开外,咱也盖一宫殿,也在济南长清这儿,在长清县这儿,这边一个宫殿,那边一个宫殿,这还没人管了不是,边界荒凉,那阵儿不像现在国界这么严格,所以有的时候襄公也过来住,俩人一会儿在齐国住,一会儿在鲁国住,这事更多了,你说,没办法,咱也说不好这事对不对。

  那么在这个时候,齐襄公为了转移国人视线,不断地对外征战,他必须利用战争,利用战争这种手段改变自身的命运,别人人家老说我男女之事,怎么办呢?就老打仗,像公元前694年,襄公设计杀了郑昭公,谁让他不娶他妹妹呢?宰了,姬忽被宰了。公元前691年,襄公伐卫,赶走了当权者,当权者是什么呢?前太子,姬既的同母弟弟黔牟,公元前690年,又灭掉了我们家,纪国,公元前这是690年灭的,公元前686年,又伐掉峸国,峸国投降了。

 千古丞相说管仲(八)

       就在公元前686年这一年,齐襄公一想,我今儿灭这个,明儿灭那个,后儿灭那个,这都是周王没同意的,这周王兴师问罪咋办?不行,我得派俩人防着,在路上挡着他,谁敢过来宰谁,派谁呢?就派属下俩人,一个叫连称,一个叫管至父,就是管仲的叔叔,远房叔叔,你们俩给我去,去哪儿呢?去葵丘防守,那是齐国的最西边的边界,就已经到了河南了,河南省商丘市的民权县,到葵丘这儿给我守卫,周王只要来了,你们就揍,不管是谁,只要是讨伐我的,你们把他灭了,俩人就去了。

       这俩人就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回去?你看这天,这是树,果子熟了,瓜熟了,说明等瓜熟时节,我再派人把你们替回来,连称和管至父俩人知道了,转眼一年过去了,也没有人讨伐他,他把这连称管至父俩人怎么样,带领着军队给忘了,他忘了外边还有人呢,所以这咋办?这俩人瓜也熟了,果也落了,咋还没来?派人问去,派俩人到齐襄公那儿来问,襄公一想,你们太过了,我自然会让你们回来的,回去,又把俩人打了回去,打回去以后,连称管至父很生气,你想放我们这儿不要了,我们派人还给我们撵回来了,不行,太过了,得把他宰了,宰他立谁呢?咱不能当国君,咱是将军的料,不是国君的料,宰他立谁?就想起来了,找到了公孙无知,找到一个叫无知的人,他就叫无知,就那俩字,这无知是谁呢?无知是齐僖公的同母弟弟,夷仲年的儿子,齐僖公极喜欢自己弟弟的孩子,跟自己弟弟说,你别让他在你那儿住着,让他到我这儿住着,当儿子养,所有的待遇都跟他儿子一样待遇,跟他那几个儿子一模一样的待遇。

       但是齐襄公继位,你谁呀?歇着吧,不能给他这待遇,我爸爸有毛病,我们家那么多儿子,为什么非得拿你当儿子,出去,待遇就没有了,待遇就没了,所以无知就很生气,三人就决定怎么样?杀掉齐襄公,这一说杀掉齐襄公,你想想,逮机会,逮什么机会呢?恰巧齐襄公好打猎,知道这个姑棼之野有一个山叫贝丘,去打猎去。

       话说在打猎的过程当中,就出了事,公孙无知的老婆是连称的妹妹,所以几个人一听说齐襄公要去打猎,马上就埋伏好了,埋伏好了的过程当中你要注意,齐襄公打猎就出了事了,远远的看着一野猪,齐襄公弯弓搭剑,向这野猪射去,结果没想到这野猪它站起来了,站起来一看,他也站起来,齐襄公一看不对,怎么是公子彭生的模样,这事搁咱们现在很好解释,做一人装成野猪的样子,一抬起头来,化妆的脸一看就是公子彭生的脸了,那时候想不明白,所以当时这齐襄公一下子,而且你说这一剑都射中它了,它没事,这野猪拔起来剑,它那腿会拔剑,把那剑拔起来继续向他冲过来,齐襄公吓得,掉头就往回跑,跑回去,找到住的地儿,因为打猎外边也有居住的那种临时的驿馆之类,跑到那儿一歇着这才发现,我跑半天,我鞋呢?呦,我把鞋子都给丢了,赶紧派人找鞋,派谁找鞋子?属下的一个宦官,那阵儿还没宦官这词,更没有太监这个词,宦官这词秦已叫宦,明朝以后叫太监,叫寺人,寺庙,也叫费人,费心的费,让这寺人费去找鞋,寺人费回去找半天没找着,回来交差,报告,你那鞋我没找着,你说你还能干什么?连个鞋都找不着,拿大鞭子打,打一百下,寺人费捱了一百下,捱一百鞭子这不就,捱完鞭子之后就得出去,打完了,齐襄公气出完了,一看这身上横一条竖一条,左一条右一条,都血淋淋的,出去,当一出去,一打开门一看,外面被大军包围了,谁呢?连称和管至父的大军,寺人费就问,你们干嘛呀?废话,干嘛,杀人,杀谁?杀齐襄公啊,杀那姜诸儿你不知道吗?你等会儿,我给你找去,你们这闯不进去,那里头都很多包围的人,有很多护卫,你等着,我给你弄,你谁呀?你看看我这,把衣服,你看看,这都是刚才他打的我,我给他有很深很深的仇恨,你放心,我先给你看看他们在哪儿,然后我给你把周围的人都散开,你放心吧,搁外头等着,等着我待会叫你来。

       寺人费闯进了齐襄公住的那屋子,到那儿大喝一声,襄公你别睡觉了,赶紧藏起来,外头有人要杀你,赶紧收起来,赶紧藏,过了半个时辰,齐襄公藏好了,然后这寺人费从屋子里头拿着宝剑冲出大门,见人就喊,就跟连称管至父打起来了,当然,最后是寺人费被杀了,你说那阵儿,你说这寺人费,我觉得忠心,国君把自己打了一百下,最后国君有难之时,自己,我觉得为人为到这样,也挺,就应该找这样的人当自己的保镖。寺人费死了,这几个人闯进了大门,闯进大门以后,直奔齐襄公卧室,话说到那儿掀开被子,一刀,真有个人,刀一下去,再一看,不是齐襄公,是谁呢?是寺人孟阳,人家这孟阳就是等死的,什么武器都没有,就是替齐襄公死的,然后寺人孟阳死了,然后再找,那毕竟外面已经全包围了,齐襄公也就死了,齐襄公统治了齐国12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可是你能怨谁呢?你要说这,说不好,咱也说不清楚谁的责任,不管它了。

千古丞相说管仲(九)

   话说齐襄公被杀,连称管至父拥立公孙无知继位,然后公孙无知册封连夫人为自己的工宫娘娘,这时候就话里有话了,他们这个武力,武力夺权这公孙无知,当时很多齐襄公手下的很多大臣,摇头,觉得这不对,但是说他是不是国君,还得跟他见面,还得给他跪着,但是还憋着这口气,但是还不能说,但是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人说了,这个人叫雍廪,马上就向公孙无知表示祝贺,同时,又表示道歉,因为雍廪有一次得罪过公孙无知,所以这雍廪一看人家上台了,赶紧表示表示,他那一表示,下了朝,别人都看不上他,看不上雍廪这个人的作为,当然雍廪这个人我们单说,雍廪这个人下一讲还有用呢。

   话说公孙无知继位,国子高子这些人,高子就是高傒,国子是国懿仲,两位上卿,这两位上卿,我告诉你,不得了,了不得的,这俩人,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个家族是周天子,周武王那阵的周天子派下来监视齐国的国君的,而且他们永远是两位上卿,这两个家族的人的老大,永远,那阵儿一个国家有三丞相,这俩人永远是大丞相二丞相,然后你国君再提拔的是三丞相,这俩家族的人老占着这位置,这俩人一看公孙无知篡位,咋办?不上朝,有病,我不赞成,我就有病,给国君写一请假条,不能见,只要不能见你要注意,只要他们不见,谁做国君都不行,你都坐不住,所以这俩人就死活不见,所以就在这个时候你想想,公孙无知上台,手上没有什么得意的大臣,这时候管至父就给公孙无知说了,我劝你招贤,外头贴一招贤启示,他不来让别人干,招贤的时候我告诉你,我手下有一贤人,特有本事的人,谁呀?我侄子管仲,您呢让他来,保证您能行。

   那么我们话就说回来了,这时候管仲在干什么?管仲跟着鲍叔牙俩人都准备逃跑了,其中一个已经逃跑了,他们早在齐襄公与文姜这丑事刚一暴出来,刚一把鲁桓公杀掉的时候,管仲和鲍叔牙俩人一商量,咱们一个走一个留,你带着公子纠先走,你带着公子小白先走,公子小白那妈是魏国人,魏国离咱们这儿比较远,你先带公子小白逃到苢国,我先在国内再看看,咱们俩说定,这齐襄公早晚被杀,如果你,如果我成功了,管仲说,如果我成功了,你把小白杀掉,然后我请你回来,咱们俩人辅佐公子纠,你成功了,我把公子纠杀掉,然后咱们俩辅佐公子小白,一个在本国,一个在外国,鲍叔牙说那好吧,就带着这公子小白逃到莒国。

   那么管仲和公子纠,管仲招呼公子纠还在齐国,就在这时候,管至父请他来了,替这个公子无知,替公孙无知请管仲来了,管仲一想,不行,所以就虚应,行,你放心吧,我这收拾收拾,明天我就赴任,管至父说你明天一定得来,我们这儿有重大事情交给你,结果来人刚走,这管仲马上就和召忽一商量,咱撤吧,这公孙无知不是好东西,咱先撤,撤哪儿去呢?咱们撤往鲁国吧,因为公子纠他妈是鲁国人。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说公子纠的妈妈本来就是鲁国公主,是谁呢?是鲁庄公他的妹妹,这都是圈绕圈的妹妹,所以按照名分,鲁庄公又是公子纠的舅舅,互相之间的关系很复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鲁庄公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大了,他一直想报杀,齐襄公杀他父亲之仇,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么当时公子纠就在管仲和召忽的带领之下逃到了鲁国,鲁国当然很高兴了,现在你们家兄弟到了我手里,将来我就可以借这个东风占领你齐国。

   那我们话说,襄公被杀,无知继位,鲍叔牙和公子小白,管仲、召忽和公子纠各自流亡异国他乡,今后的命运会发生什么样的转机呢?我们下次再说。

千古丞相说管仲(十)

上一讲我们给大家讲到齐襄公被杀,那么在齐襄公被杀前后,历史上记载就发生了这么两件事。

   一件事就是鲍叔牙带着公子小白南投莒国,另外一件事就是管仲和召忽带着公子纠西投鲁国。

 我们话说到这儿的时候各位就要注意,这历史上还有另外一种记载,说的是什么呢,说的是他们都同时逃跑的,我们前面的说法一个先逃跑,一个后逃跑。还有一种说法是在公孙无知这件事之前,他们都逃到了国外,那个时候文字应用也不广,都是抄来抄去的,而且好不容易写一段话,还容易被人误解,这样就出现了这种问题,不过这问题不严重。也就是前后那么几天的问题,无所谓。反正就都跑了。问题在于此后事情如何发展的,这事儿还得从雍廪政变谈起。

   我们话说公孙无知靠政变杀掉了齐襄公,那么他杀了齐襄公以后,连称管至父,率领大军,闯进齐国都城临淄,闯进皇宫,这才继了位,那个时候你同意不同意,你不同意这有军人啊,我认识你,我这杆枪可不认识你,所以大家没有办法,只能让他继位。但是继位,心里面不那么舒坦,为什么呢,过去按照父死子继的原则,应该是齐襄公,对不对,应该是齐襄公的儿子继位。按照兄终弟及的原则,应该是公子纠继位,公子纠死了,应该是公子小白继位,无论如何也轮不上你这公孙无知继位,你这个人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能继位,所以大家有怨气,心怀不满。心怀不满的人中就有一个人叫雍廪,上文我们讲过,雍廪心怀不满,可是嘴上他不那么说,他还是向人一个方面致敬,另外一个方面赔礼道歉,他赔了礼道了歉了,这无知欣赏他了,可是大臣们又骂他,下得朝了他还得解释,我不是那意思,但是人家也听不下去。

   话说另外一天,这个公孙无知上朝,百官必须得祝贺的时候,就在这时候,雍廪在朝堂之下,都在上朝的过程当中,雍廪说了一句话,说诸位,你们知道吗,公子纠,我有一朋友,从鲁国来的朋友,他说公子纠得知其兄被杀的消息,已经带着鲁国的大军,齐鲁有仇啊,已经杀向咱们临淄了。你们知道这事儿吗。大家说不知道。但是当时比较紧张,还是上得朝堂,等退了朝以后,雍廪急急忙忙就回家了。这些大臣们呢,也着急了,是应该公子纠继位啊。他能有消息啊,所以这时候众位大臣心里面就有了主意。赶紧的到雍廪他们家打听打听。于是乎,一干人众就来到了雍廪的家。这来到雍廪家以后呢,雍廪再跟他们解释,说我那次给他赔礼道歉就是想让他信任我,只有他信任我,我才能把他宰了,对不对。宰了他,咱们还好,立公子纠继位,对不对。你连信任都取不上,最后他把咱宰了,管什么用,咱得用智谋杀人。这时候东郭牙,一个大臣,姓东郭叫牙,有一个叫东郭牙的人就问,我们都没有军队啊,只有极少量的家丁,没有可以调动的军队,我们怎能杀他呀?你杀无知可以,那连称管至父那么多人呢,人家是军人,咱那几个家丁能打过他,你不瞎扯吗,不可能,我觉得这事儿没法儿办。那么这时候雍廪说,您把问题想的太难了,我告诉您啊,你看见没有,咱们百官朝贺,单独缺两位,德高望重的两位,你看国家没来人吧,高家没来人吧,这两位爷,高傒、国懿仲,只要这两位爷你一看没来,说有病,你看是装病吧,他就是不承认,公孙无知的国君地位,只要他不承认,咱就有戏,咱们动员动员上卿高傒,只要说动他,那他们家还不是想杀谁就杀谁啊,他登高一呼,全国人谁都得听他的,灭掉连称与管至父,他有多少兵管什么用,立即就让他完蛋。所以咱们现在的任务是说动高家跟国家支持咱,只要这两人有一个人支持咱了,咱们大事可成。说得在理啊,所以这时期话说到这儿,东郭牙说了,高大人,那疾恶如仇,为国家的事情,咱这国家就是他监国呀,所以这事儿我看能行,咱只要一跟他说,他一定会答应。所以大家噔噔噔都走了。又都上了高家,到了高家以后,那不得跟高家说这事儿,高傒立即就应允下了,这事儿你放心吧,不就杀他吗,捻死个臭虫一样。

   说怎么杀哪,这好办,依我这聪明才智,这样,我请客,请连称和管至父吃饭,他得来吧,我请他吃饭,我给他多大的脸哪,他敢不来试试,肯定只有俩人来,他还想带谁来,这俩人就在我们家,我做死他。剩下公孙无知那儿,你上朝,因为所有的人知道就你,连称与管至父在我这儿吃饭呢,你到公孙无知那儿你就说,鲁国派人打来了,公孙无知肯定就得找,怎么办,你就说我先派人找这连称、管至父俩人上朝,你先穿上衣服到朝堂,换上正装,换上朝服,您先去,我再派人找去,咱们议论一番,看怎么办,不就完了吗。他一慌慌张张,他一去,你们大兵一围,把他一宰,你们那边一宰完,点点儿狼烟,我在家里一看,外面冒烟了,就宰他,不就完了吗。很容易两顿饭的功夫。

   行,说好了。这高傒高大人,于是乎,全中国姓高的全是高傒的后代,姓高的就从他这儿开始的。高傒高大人请客,请连称与管至父,给俩人美的立马找不着北了,你想你能找着北吗,重要人物请你一个无名小卒,俩人,毕恭毕敬地就来了,大包小包的礼,还得给人送礼,这时候宴会正式开始,这高傒说话,先君失德,我一直在担心国家的安危,亏了有你们两位大功臣啊,扶持新君,国家才有了希望。来,我敬你们两位一杯,说完了高傒就灌进去了,俩人也得喝啊,都喝了,这边喝着酒呢,那还说呢,我呀,本来第一个就应该,拥立先君,但是我一生病,我老了,岁数大了,不行了,干不动了,老有病,所以呢没帮上你们忙,让你这么多天为难了,你看看这些大臣也不听话,他们都以为我不支持你们呢,我这杯酒再敬你一杯,这杯酒算我赔礼道歉,我给你赔礼道歉,我喝一个,这俩人说那我们喝俩。这就连干三杯了。然后那儿还说着呢,这就朋友了,从今儿开始记住了咱是朋友,把大门关上,谁也不让他们进来,我们今天不醉不归,喝。这就推杯换盏,人都埋伏好了,连称与管至父真以为人家跟他交心呢,不知道,这高傒会说瞎话,他老长期在外,你想想,这兵毕竟在外头老当兵的,野风地里都没有人,说话都没有人,不知道人家高傒是干什么的,那是文人,杀人不用刀,对不对,用嘴就可以杀了,不明白,傻还那儿喝呢。

(未完待续)

来源:中国管氏网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