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老家

2020-11-03
管金宏 江苏建湖耕读堂管氏宗亲
245

【作者 管金宏 江苏建湖耕读堂宗亲】


      时值深秋,落叶飘零。恰逢祖母周年祭,回了一趟已经没有了家的老家。为与时俱进,响应建设新农村,农村现代化发展的步伐,老家以惊人的速度拆迁了,曾经的小桥,河塘,居民点,老宅、老屋等等,已荡然无存,无影无踪,打开手机本想拍几张照片留念,怎奈一点也找不到家的影子,唯一能辨别的是原老屋后大圩上的几棵大树,还在秋风中苍白无力的摇摆,我伫立风中,凝望良久,几多惆怅,几多茫然,心中更是五味杂陈,思绪万千,儿时的记忆,曾几何时的往事一股脑的涌上心际……

微信图片_20201103150520.jpg

      我出生于八零后(1981年),据说那时已经分田到户。父辈兄弟五个,排行老大,所以在我一两岁时父母就和祖父母分家了,由于祖父母当年条件十分贫寒,父母分家时几乎没有什么家当,父母当时用土脚(淤泥加稻壳和草叶拌起来,用磨具脱出来,晾干)砌成房子,外面再披上稻草,俗称草房子(草屋)。没几年妹妹也出生了,一家人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草房子里由于没有电灯,一到晚上只能用煤油灯和蜡烛照明,因此还差点被顽皮无知的我俩(我和妹妹)酿成火灾。家乡的雨水特别多,一到下雨天真的是全家无安,外面下大雨,家里下小雨,能用的锅碗瓢盆都用来接雨,父母爬到屋上用塑料布盖住房顶,我和妹妹更是被父母塞进床底,生怕土脚屋经过雨水长时间浸泡而突然坍塌,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十来年。

微信图片_20201103150531.jpg

       到了九十年代初,草屋实在破旧不堪,父母决然翻盖瓦房,这是我们家的第二次工程,就是拆掉草屋在原来屋基上盖上三间叫十寸扁(意指用的砖多坚固)的大瓦房,瓦房旁边又用土脚简单盖了一个小锅屋(厨房),显得特别不协调,空空荡荡的大瓦房里没有几件家当,地面是用河泥加稻糠父母用脚踩拌匀再作平,即使这样还是让我和妹妹欣喜若狂,更为兴奋的是还装上了电灯,清晰的记得装上电灯的第一个晚上,我和妹妹在屋里手舞足蹈,又蹦又跳,真的感觉特别特别的明亮……

      九十年代中期十几岁的我初中辍学后,加入了打工潮,那时交通也不是太便利,一出去就是一两年才回家一趟,等我再回家时,父母已经把锅屋翻盖成两间瓦房了,农村人俗称的三间两厨都俱全了,父母非常的高兴,因为我们家终于摘掉以前公认的全生产队(村组)最贫穷一户的帽子。

微信图片_20201103150538.jpg

        又到了2000年后,在父母和我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家到镇上、街上购置了一套一上三层的楼房作为我的婚房。后来妹妹也出嫁了,并且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楼房。老家的瓦房只剩下年迈的父母了,家前屋后,长点瓜果蔬菜,养点鸡鸭鹅羊……我们在闲暇之时或逢年过节时带上妻孩一起探望、陪伴父母,顺便还从老家捎带点父母种养的土产品回去,二老也算甚感幸福、安逸和惬意……

      今非昔比,时过境迁,随着农村现代化建设的突飞猛进,改善农民生活环境的变革春风,老屋在一阵机器的轰鸣下,瓦砾四溅,尘土飞扬,瞬间推塌,此情此景,此时此刻父母泪如泉涌,泣不成声,不难理解父母的悲伤和情结,我的父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贫农,既没有手艺,更没有文化,他们靠着一对勤劳奋斗的双手,艰苦朴素的精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里程碑,老屋更是他们付出了多少汗水,倾注了多少心血,承载了他们多少梦想……估计只有身同感受的人才能体会出他们的心境。

微信图片_20201103150548.jpg

        回归现实,现在大多数农村年轻人都进城了,老弱病残者成了留守主力军,农村逐渐成为败落的空壳,任此下去农村环境将越来越恶劣和不堪。都说故土难离,纵然有太多不舍也难保百年大计啊。党的号召,政府的举措还是非常远见和正确的。每一次社会文明的进步都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更需要解放思想,更新观念,顺时应变,才能彻底融入现代化的新时代的新农村,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新农村会越来越美丽,农民的人文环境和生活氛围更会越来越高端……

      老家的家是没有了,但是我们都有了更上档次的新家。老家也回不去了,但是他会永远在我的心中,永不消逝。峥嵘岁月,可谓刻骨铭心!

微信图片_20201103150452.jpg

作者简介

管金宏,江苏建湖人,初中文化。

座右铭: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人生信条:自信,自立,自强不息!

闲暇之余,即兴为文,随笔畅行,感悟人生


                         


来源:中国管氏网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