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俞元楼老先生

中国管氏网
2023-03-27
来源:中国管氏网

【本网消息】

  掘港管氏真挚朋友和亲人,《如皋管氏宗谱》八修主要收集资料人管国璋的外孙,如东管子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俞元楼老先生在新冠风暴期间染疾,于2023年元月5日辞世。甚为震惊!他的去世他的逝世是掘港管氏的损失。

CI.jpg


C2.jpgCI.jpg

俞元楼老先生退休后一直从事管子文化研究和《掘港管氏宗谱》的翻译研究,为《掘港管氏宗谱》九修奠定了强有力的基础。在本网初建时给予投稿支持,时刻关心本网的建设。

2023年3月27日上午,俞元楼老先生落叶归根安息的曰子,为了缅怀这位为我们管氏做出特殊贡献的老人,中国管氏网管氏视点栏目制作一期小视频在今天这个特殊日子里纪念他。



附:

6[00_00_10][20230327-101234].png

忆 俞 老

徐冠东(管永煌)


不日前,在一宗亲葬礼上获悉:《如皋管氏宗谱》八修主要收集资料人管国璋的外孙俞元楼老先生在新冠风暴期间染疾,于2023年元月5日辞世。甚为震惊!

我与俞元楼初识于2014年4月23日下午,第一次全县管氏宗亲代表大会上。

其实,俞老大名,我早在某网站知道。他的文章《浅谈管氏宗谱》,我于13年拜读。那时只能算是神交,他的尾尾道来引人入胜。

同年夏天,我去南通拜访俞元楼老先生。在市轻纺城附近他家中,俞老甚是热情,我们边品茶边倾谈。我诚恳地向他讨教了很多问题,他也耐心和蔼地向我解答了我所不知和疑惑。辞别时,言及第一次全县代表大会流产,他也深表遗憾和不解,并用其外公当年艰辛勉励我不要放弃。

此后,我们常有电话、微信联系,彼此沟通甚愉快。14年至16年共有三次聚会我参加了,并由我召集了部分基层管氏代表参与。俞老每次总在事后安慰我不要气馁,赞赏我肚量大、格局大,也确实做了很多实事。

我们谈论了八修的不易,也讲了他外公和从育才、汤登甲参修的辛劳。管文甫等8人协修,管镳分纂,参与者共有“迺、俭、德、怀”字辈19人参与。俞老玄外公管大春主持大局出资付辛劳费的。一致认为修谱是个系统工程,需要一个领导架构、一帮参与者和协力者,掘港管氏只有走这条路,才能真正完成《掘港管氏宗谱》九修任务。任何一个人发号司令,要求如东宗亲无私奉献显然是不切实际的梦想。八修是如此,九修更是如此。更何况现在没有八修时的管大春主持大局,所以成立编委会发挥众人作用犹为重要。

多年的交流中,我们成了忘年交,无话不谈。尤其是16年夏天我表态退出九修编委会创办,只是默默做些力所能及的实事。俞老也有电话关心,尤其是去年我在《江海晚报》发表散文《封缸酒》后,致电赞赏。同时谈及文中走访宗亲一事,我承认我自2020年始应部分宗亲之邀进行《掘港管氏宗谱》九修第一分卷合谱。他知道后甚是高兴,也认为我们这样做是对的,走出了坚实一步。他也明白我们十余人不张扬的用心,不想受干扰,尽已之力,能做多少是多少,抢救宗谱。

他承认我们这样做是无奈之举,也是有效可行之举。他尤其赞赏我们不设主修的做法,我们十余人是集体行为,为后续各分卷抛砖引玉。他坦诚地说我们这十余人是九修的真正践行者,是抢修《掘港管氏宗谱》的有功之人。

去年他八十岁,他托人带纪念水杯给我,这份礼物很让我欣喜。我即致电给俞老,问为啥不早告诉我,否则一定赴通去祝贺。俞老坦言疫情不稳,不曾请人。实话:我心内一直抱撼。

今日,俞老归根安葬。我内心沉痛而悲哀,为不知他因疫情不幸离世而心痛,为未能送俞老最后一程抱撼。今特攥文稿缅怀俞老,寄托哀思。

俞老,您回家乡故土了。您的嘱咐我们会记着,您曾经的付出不会负之东流。

俞老,您安息吧!


阅读75
分享
写评论...